乾元派的小杂役干活猝死了,许苏穿来的时候深觉人生悲惨,好不容易抓到个大师兄的把柄,谁知道又把自己给坑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