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1 / 2)

药结同心 夜幕来临 2607 字 1天前

一年后。

辛十娘与她的一对儿女被撵出了魏府,而身边只有放不下她们母子三人的房妈妈陪着。

将留在京城之中的药铺转手了出去,辛十娘带着她的一对女儿,到了距京城遥远的水牛村辛家,过上了她以往的日子,虽然母子三人沦落成为弃妇弃子,但是却没人胆敢看不起她们母子。

辛十娘在水牛村开了家药铺,水牛村村民自然信赖她,而且要赶到镇上去路程太远,后来,连带着周边好几个村子也不少有村民寻路过来,见识了她的本事之后,也十分信赖她,慢慢的,水牛村辛家大闺女开办药铺之事就传开了,就连已经与他表妹和离了的,现在带着女儿单身而居的陈远邵也亲自过来。

陈老大夫已经过世了,还是被陈张氏她的侄女李钰凤活活气死的,后来陈张氏意识到了她这个侄女竟是将她原本兴起的家搞得乌烟瘴气,连同她的儿子,也活得如同活死人一样,每日就是在药铺之中给人写药方号脉,回了家也只是扒饭睡觉,连一句话都没跟她说,最后,她终于是狠下心将她的侄女赶走了,可是母子已经离心,那任由陈张氏如何挽留都没有用,陈远邵依旧活得如同活死人一样。

陈张氏终于知道,是她将她原本幸福的家毁了,那时候要是叫那个还算孝敬她与那已经死去的老头子的农村丫头嫁进她家,现在是不是不会这样?她那执拗的老头子是不是也还能多活几年?而她的儿子也不会落到如今这种双目僵直,整天连句话都没说的活死人样?

好消息传来了,那个农村丫头听说被娘家休弃了,陈张氏听到人说的时候竟然欢喜得不得了,不是那种幸灾乐祸,而是那种她看到她儿子重新活回来的意念!

于是陈张氏瞒着她儿子亲自跑了过去,见着了当年那个她看不少的农家粗陋丫头,愣是不敢相信这个清秀美妇,就是当年那个黑幽身穿粗葛苫布的丫头。

虽然过了近十年时间,可辛十娘没忘记她,但是见了她来,她也没多大感触,那些年的事已经过去了,她如今的心境,哪里是当初那个她可比?

生活将她仅有的一点神经都麻痹了,她只知道,她要好好将她那对欢欢喜喜被他们舅舅送去私塾读书的子女养大成人,好好看着她的儿女万事周全,那她就够了。

而对于其他的事,辛十娘已经没有了念头。

陈张氏如供着菩萨一样小心翼翼地与她说闲话,那样子关系极为不错,她笑脸来辛十娘自然笑脸还回去,所以俩人倒像是忘记了从前的不愉快,聊得倒也不错。

而放下成见了的陈张氏这才发现,当年是她眼睛被屎糊了,如此的女人,她的邵哥儿要是娶了,那岂会败到哪去?

后来辛十娘才知道她的意图,直接断言拒绝了她,她跟陈远邵已经过去,不可能再如何。

陈张氏甚至想跪下求她,让她嫁给她儿子,要不然她就该失去那个儿子了,辛十娘直接将人撵走,之后都不想再见到她。

后来陈远邵知道了,亲自过来,辛十娘发现他变了好多,相貌是没变多少,依旧是给人一种十分舒心的感觉,但是辛十娘却从他的双目之中,见了一种枯寂。

辛十娘岂会不熟悉这种眼神?

每次她照镜子的时候,都会看到。

……那是对生活的疲倦与麻木,甚至是绝望。

辛十娘欢迎他的到来,因为陈远邵不似他娘,他知道什么叫该,什么叫不该。

辛十娘感觉得出来,陈远邵对她有期待之意,但是他知道她对他无心,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开口。

两人就如此如同最好的朋友那般,彼此时常聚聚,说说心里话,那便是如此。

她有她的儿女,他也有他的女儿,他们之间,又岂还会有机会?

秦氏,甚至连辛有信还有她的兄弟都过来劝了她,陈远邵是个好男人,但是辛十娘都只是一笑而过。

这辈子,她对男人这种生物,说真的,她是从心底里疲惫了,她只想照顾好家人,照顾好她的儿女,其余的,她不想。

看着从小就懂事非常如今却过得如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的大闺女,辛有信秦氏都只能在心底里叹气。

好在,他们的外孙外孙女是极为懂事的,每次见了她们姐弟,大闺女脸上的笑才会显得真心。

既是大闺女如此决定,那他们便也不再多说。

辛十娘回了水牛村不到半年时间,周围村子的所有人就都认识了她,也因为她开药写方子价钱极为便宜,基本上就收个成本价之后再收点辛苦费,其余的都是免的,叫人家都十分拥戴她。

日子一天天过下去,辛十娘的生活也恢复如以往,她的儿女去私塾上学回来后又练拳打拳,她就在那看着,她觉得,这样的日子十分惬意。

但是好日子总是不长。

在半年后的不久,魏世祥来了。

高头大马之上的这个男人一进村,整个水牛村立刻轰炸起来。

他们都知道辛家大闺女嫁了京城魏府,后来加封成为侯府,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辛家大闺女的丈夫长什么样子,这下子一身英气的魏世祥一来,见了他,水牛村里的人愣是不敢怀疑,因为辛家小外甥朝哥儿就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魏世祥问清了辛家的路,扬鞭就赶往,后面马匹上的张六两更是僵着一张苦瓜脸,但也只能跟着。

他哪里知道大公子为什么突然间就发疯往大少奶奶这边过来,不是他将大少奶奶赶出来的么。

到了辛家,魏世祥什么都没说,翻身下马后就进了辛家大门。

现在辛家修缮了,很大,整一个大院子,好几个大房被围起来。

秦氏跟辛有信年纪大了,少有出去下地,有也只是傍晚太阳下山了,才出去田地里走走,帮儿子儿媳妇看看地里种的物,所以正在家中的他们夫妻俩将魏世祥进来,被吓了一跳。

见他跟他们小外孙长得一样,他们就怀疑,但是见他一身的杀气,他们连口都不敢开。

张六两当初过来迎亲的,所以他认得这是大少奶奶的爹娘,忙介绍了一下。

魏世祥行了礼,秦氏与辛有信吓得跳开了好远。

这女婿来头太大,他们受不起他的礼,而且要说吧,他们大闺女已经被他赶出来了,他也不是他们女婿,自然受不得他的礼。

魏世祥留在屋里喝了茶,然后就走了。

去给人号脉看病的辛十娘回来听他们爹娘颤着唇说完那个男人的事,她的柳眉就是一蹙,那男人过来干嘛?

房妈妈虽然人是跟着辛十娘还有朝哥儿婉姐儿出来了,但是心还在魏府,所以辛十娘一不明白,房妈妈立刻送上消息。

府上的云姨娘还有后来的几个姨娘相互算计,现在府上怀孕的两个姨娘全全落胎,就连那个七个月的姨娘也是早产,生下了个死胎。

说完房妈妈就冷笑,那云姨娘当初用了药怀上孩子,后来孩子不稳还用来陷害辛十娘与朝哥儿,失了孩子不说,如今身子落下病根,愣是怀不上了,所有连带着后来的几个姨娘,全都一样下场。

其他姨娘哪会善罢甘休,于是府上现在一片乌烟瘴气。

原本辛十娘在的时候,虽然辛十娘也不怎么管她们,但是她们也还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现在,魏世祥要忙外面的事,而府上的,自然是落到了她们几个姨娘手中。

魏府的姨娘据说是极厉害,这一点在京城里算是出了名的,整个魏府,现在就是人家的饭后笑柄。

据房妈妈得到的消息,好像是魏世祥狠狠地将府上整治了一番,虽然姨娘们不再那么张牙舞爪,可是依旧还有不少暗地里的勾当。

前个月吧,一个姨娘被诊治出来喜脉,但是三天之后竟然就‘意外’流了。

辛十娘听完这些却是没多大感谢。

鸡鸭多的地方,粪多。

女人多的地方,话多麻烦多。

他的那个后宫,她是早就厌烦了的,如今她一身轻松,脱离了魏府,虽说还没拿到休书,可她却是抱着看戏的态度。

那个男人心里再打什么主意,她心里一清二楚。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