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门(1 / 2)

杀黑令 芋爱 1387 字 5个月前

序:

这是一个平行世界,是宇宙外与我们不同的另一个世界。

我们的世界幸福而美满,可是平时世界的他们却没有我们这么幸运,过得浑浑噩噩。

在他们的世界传唱最广的歌谣是战歌,战歌中最著名的是《杀黑令》,这《杀黑令》是商国人为对抗黑暗里信奉恶魔的黑魔所谱写的:“生为商国人,死为商国鬼,耻不流血尽,何惜此头颅。”

接下来,本书要讲的就是这首《杀黑令》的故事。

①衙门

平行世界里,他们的时代是古怪的时代,是一个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的时代。

高者居于庙堂之上,生啖百姓之肉,挥霍着封建的屠刀把低贱的群众如牛羊般肆意宰割。

他们的平行世界已经不再平静,被置于风头浪尖的世界,连它自己都迷迷茫茫看不清未来的方向。

古老的衙门里,破旧的瓦块还挂下门上,即便门槛已经腐朽破败,那千年的威严依旧被完美地传承下来。

新人的竹封悠闲地踏过这门槛,在有点漏雨的衙门坐了下来。他不是很适应有点不自在地就这么干坐在椅子上面,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明白能说什么。

看到最近才来的新人就这么在那枯凳上一坐就是几个时辰,呆滞的双眼莫名其妙地满是疑惑夹杂着愤慨。窥见端倪的热心肠老捕快原康心,以为竹封在练邪功,不能不轻手轻脚走上前去,温柔得生怕他误解自己一样,只拍了一下他的肩:“在想什么呢?”

竹封被随手的这么一拍,那破旧的袖口原本已藏好的报纸给吓得一个激灵滚落出来。

这滚落在地的报纸赫然映入两人的眼睛,让竹封的脸唰地变白,如同墙灰一样,不敢有血色。

平行世界里,报纸就如同我们今天的网络一样,是各类消息最最重要的传导者,比如皇榜,又如帝陵的告天下令。

不过,老百姓不爱看皇榜和告天下令,他们总感觉那豆大而精致的金黄色字迹里有些说不出上不了台面的秘密,看严了都能背下的内容,他们要想知道一些好听的秘密,于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平头百姓想到一个好办法,那就是买这种粗糙的毛报纸看。

毛报纸是由不知道哪里的黑作坊一笔一笔画出来的,盛传黑作坊里面关着的不知道是些什么罪大恶极的人,天天没事就整这些东西,深挖帝陵的秘密,总之黑作坊和那么人个个都臭名昭著。

不过招黑的黑作坊生产出来的东西并不招黑,反而很受人欢迎。那些从帝陵传来的大内机密同样让人津津乐道。真假难辨的小道消息就被黑作坊画在这粗糙的毛纸上,偷偷摸摸地在一些同样上不得台面的地方给光明正大地卖了出来。

这毛报纸虽粗糙,摸上去硬手得很,隐约还夹杂着腐烂竹草的臭味,不过百姓特别爱看。

爱看的原因只有一个,看不懂皇榜和告天下令的他们,只看得懂这个。这毛报纸好啊,里面的画简单易懂,买一份还送一张写真,十足劲道的那种。

看到这里不要怀疑竹封是什么人,好不容易苦练十载搏到衙门小职位的他,只是一不小心去了以前没有去过的好奇地方,就被里面的小姑娘不由分说地塞进这么一张写真,还附送了他一张久违的毛报纸。

竹封是拒绝的,本来是拒绝的,只是这寥寥几笔还是彩色的写真着实好看,发愣之际又被小姑娘摸去几块铜板。想到几块铜板买来的东西不能浪费,竹封也就不能不用附送的,摸上去就很垃圾的毛报纸,裹着热辣辣的写真揣进了兜里。

他是从来很少看这种毛报纸的,识字的他看得最多的是告天下令,那是免费而且权威的。

代表着皇帝权利的告天下书那是用宣白得比姑娘皮肤还白的白纸,精心制作而成,纸张摸上去光滑柔顺,比小姑娘的肉都嫩,质量比钱庄里的银票都要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