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1 / 2)

杀黑令 芋爱 1665 字 5个月前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这是一首言简意赅的古诗,简单得连五岁的小孩都能倒背如流。这几行诗念起来的确很是简单,从那简单的字面里也读不出什么深意,更难和武林秘籍联系起来。

可偏偏在乞丐眼里,这简单不过的廖廖几句却藏蕴着轻功所有的精髓。

轻盈的白鹅在湖面上拨水嬉戏怡然自乐,何尝不是暗喻身手敏捷的轻功高手在水面上踏水而行如履平地。

“鹅!鹅!鹅!”暗指腾挪时踩水发出的清脆响声,又通过“曲项”与“向天”、“白毛”与“绿水”、“红掌”与“清波”的对比暗示那踩水腾挪的步伐彰显出的线条美与色彩美,同时“歌”、“浮”、“拨”字又把急步点水的动态美,听觉与视觉、静态与动态、音声与色彩完美结合,将高手的形神活现而出。

连我都没有想明白,这是不是喝醉的乞丐随口编织的谎言,用来欺骗老实善良的竹封。可转念一想,优美的古诗中也不乏杀气腾腾、读起来意犹未尽的诗句,比如李白的《侠客行》中那一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是否也是某种剑法的外露?

我能想到的,乞丐肯定也早就想到了。

这不,乞丐在点完轻功的诀窍后,待竹封意会其中精髓八九不离十的之际,立马把李白这首豪气冲天的《侠客行》一字不漏地,当成第二本秘籍口述给了竹封听。

《侠客行》是一套剑法,毕竟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只有快意恩仇的利剑。

这是一套就算拿着烧火棍,耍起来也是威力无比,吹毛断发的剑法。之所以选择传剑法,而不是其他的兵器的秘籍,最主要的原因是剑不单是一种武器,更是一种象征,自古来立于天地的英雄有几个使的不是剑?更何况,剑那“百兵之君”的称号虽与百兵之主的“棍”不相上下,可“剑”的霸气配上竹封的豪爽,能更好地藏住那天生的仁厚,让他的性格刚硬起来。乞丐仿佛已经看到手握利剑的竹封屠尽妖魔,实现英雄梦的那天。

除开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乞丐当然还有一个不好明说的原因。男子汉行走江湖,风里来雨里去,难免会有落魄潦倒的时候。要是在大半夜的寒风中被冷得浑身发抖,手里还杵着四不像的棍,被人施舍两个铜板的情景,想起来都觉得很是尴尬。可腰间要是佩着一把宝剑,这种情景就绝不会发生。不管怎么蓬头垢面,哪怕衣不蔽体,腰间的剑始终都彰显着主人的豪气与不凡。至少面对抽出的寒光点点的剑锋,多少人最基本的礼貌都会被唤醒,给个方便。

乞丐在竹封默背秘籍《侠客行》的间隙,已经眯着眼偷偷来回扫视了竹封好几次。看着经自己手一点点地打造出的工艺品,就这么活生生地站着自己面前,乞丐真的忍不住要好好地欣赏一番。

“哟,这骨架还是挺适合的,看他的表现,肌肉应该也贴合。。。。。。”乞丐一项项地点评着,那双巧手都有点忍不住想要抚摸下这难得的艺术品,感受下亲雕的杰作。不过碍男男授受不亲,乞丐还是强忍住了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想法。

乞丐是这个世界的异类,一个异常强大超越这个世界理解的异类。在这个世界里,他根本不在乎什么羞辱,因为这毫无意义。

乞丐若真想玩一场毁灭的游戏,只需轻轻地拍拍手,顷刻间这个世界就会灰飞烟灭,可灰飞烟灭又有什么好看的呢?这无趣的游戏不是乞丐想要的,他想要的是一场英雄出演的好戏,一场血和泪的大戏。

竹封已经背熟了《侠客行》,不过对于某些事他并不理解。想问什么又怕惹怒师傅的徒弟就这么干站着,直到师傅点点头示意他想什么就说什么的时候,竹封才开了口。

“师傅,你传我的是剑法,可是我没有剑。”竹封难为情地垂下头,无助地摆弄着手,“剑是违禁品,平时根本用不了。”

师傅对徒弟提出的这个问题很不满意,斜眼一蔑,摇了摇头,“傻子,哪个告诉你学剑法就一定要用剑?”

“可。。。。。。”

徒弟的话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师傅就打断了徒弟想说的问题。收起蔑视的眼神的师傅,走到徒弟身边,一向严厉的语气难得柔和起来,“我教完你轻功的奥诀,你就马上能踏水而行了么?”

“不能。”徒弟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那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还是要教你这些?”师傅顺着弟子的话问了下去,想让弟子学会思考,让弟子自己去挖掘里面的秘密,让弟子用那并不呆笨的脑袋去悟。

“悟”是一个很深奥又很神奇的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