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意外(1 / 2)

杀黑令 芋爱 1605 字 5个月前

深夜,黄金屋内依旧亮如白昼,两个黑影正坐在桌子准备谋划什么,可是这两人都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坐着,品着桌上的红茶。

这茶猩红,不管是看上去还是喝起来都有一股子人血的腥味。这本就是人血提炼的红茶,只有上层皇族才配享用的,据说有延年益寿的奇特功效。

两人沉默只顾喝茶始终不是个好办法,特别是最近大祭司夜光天象占卜对皇族极为不利,皇族内部谣言四起,每个人的小九九都打得噼噼啪啪的,很多事不能不合计合计。

矮个眼见这夜色越深,对面的高个子依旧不肯开口,只好把近日的担忧坦诚相告:“哥,你说这次不会出事吧?

“不会!”高个子没有半点迟疑,斩钉截铁,语气不容置疑。

“哥,不瞒你说,最近我总感觉睡不踏实,迷迷糊糊的总感觉床边有蛇在窥视自己。”一向不多嘴的矮个子此刻极为罕见地多嘴起来,“要不那批货我看就算了,我们不差那点。”

高个子一听这话,横眉一挑:“你说算了就算了?你让我怎么给黑鬼解释?”

“有什么解释的”矮个哼哼一声,“这是我们的地盘,按道理有风险,我们随时可以中止,需要什么解释。”

“话是这么说的。”高个子抿了两口茶又叹了一口气,“可如今老板不是在和非国磋商大计划么?我怕延迟交货会把小问题弄大,给老板添堵。”

。。。。。。

“那最好小心一点。”矮个沉思良久,直到桌上的热茶都已凉透,这才给出了主意,“小心驶得万年船,怕就怕阴沟里翻船。”

高个子见弟弟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略微思考一下,就点了点头,满口答应:“没问题,我派文虎去,文虎去总算没有问题吧。”

这个计划本天衣无缝,文虎是一个又能文又能武的得力干将,可惜竹封的运气要好一点,加上高个子在交待任务的时候语气打了点折扣,文虎也就没有那么在意。恰逢高个子还有其他的要紧事需要人出马,也就点头让武虎亲自去押运。

高个子有种这单生意会出事的预感,但文武双虎兄弟都是自己左膀右臂,加上这生意就是一笔小得不能再小的单子,没必要搞得草木皆兵吧。

这是一张美人鱼的单子,一张偷渡十多条美人鱼的单子。

说是偷渡美人鱼,其实就是连哄带骗的拐卖商国无知少女去非国的美称。

非国的黑魔们很喜欢商国的婀娜多姿的少女,即使垂涎于美色,又贪婪于她们的勤俭持家。可要是明媒正娶,商国少女又有几个乐意过来,乐意过来的都是些下等货色。所谓有需求就有杀戮,无本万利的偷渡美人鱼生意就拉起招牌来了。

在商国,拐卖人口,特别是儿童妇女是重罪。可是,刑不上大夫,重罪只是对百姓而言。皇亲国戚们大多有间歇式精神病,庙堂上的几品官大多存在各种理由的失察,这么一搞,这几年失踪人口也就越来越多,到竹封当上捕快那一年尤为突出。

失踪人口一多,报官的也就越多,州府总共就才那么几个办事的人,没有办法之下,就把案子统统押给衙门。衙门面对堆积如山的拐卖失踪案子,实在疲于应付,只好成立“拐卖专办”堂口。

这堂口是衙门里最难做人的,上要面对总恨不得让你过劳而死的州府不定期的突击检查外加作秀式诘问,下要面对前来哭诉报案的父老乡亲,背后还要顶得住没有分红油水的同工不同酬的现实压力。最苦的就是这根本干不出什么业绩,也不能干出什么业绩。拐卖人口这行业入门起点太高,背景又深又杂,加上案情扑朔迷离,存在各州府间流动作案的机动性特点,协调起来很是麻烦,更何况说白了,抓不到人更好,抓到人又被迫放起来会让事更难办。

竹封刚到衙门就被分到了“拐卖专办”堂口。这个堂口有整整三大屋子的失踪案卷,却只有两个捕快。一个自然是竹封,还有一个就算是他即将退休的老前辈:原康心。听衙门接待的人说,原康心是一个足足有三十年办案经历的老捕快,是难得的老好人,全衙门就他一个人是主动愿意到这堂口来。

这堂口为什么只有两个人,竹封没有问,直到原康心给他交了底,这才直到原因。这堂口说恼火其实也不恼火,因为这办事效率实在是不敢恭维,报案的人也越来越少,导致最近大半年都没有接到一个案子。

“真的是没有案子么?”竹封故作单纯地问出这种幼稚的话语。

原康心听完,眼睛一眨,神神秘秘一笑:“没有人报案我们就没有案子,就可以安心过太平日子。”

竹封心头已明白,老好人就是老好人,这摆明了管不了,可我就偏要管一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